河南防火门

大熊猫国家公园巡山记:5公里路11处大熊猫粪便巡护员差点就撞见

发布日期:2022-05-07 02:28   来源:未知   阅读:

  3月9日12点16分,大熊猫国家公园大邑片区,雪山深处,一只憨态可掬的成年大熊猫从一台摄像机前缓缓而过。一路晃着脑袋,摇着屁股,脚印留在厚厚的积雪上。

  当天,一支14人的巡护队伍来到此处。看到画面,队员们既兴奋又遗憾要是早到半小时,说不定就能与它面对面。

  这不是第一次捕捉到大熊猫身影。此前,该区域多台红外相机都曾拍摄到大熊猫的画面。它们在雪地里嬉戏,蹒跚踱步,好奇地打量眼前奇怪的机器。

  3月9日,红星新闻记者随同巡护队,进入这片大熊猫频繁出没的区域。在长约5.1公里的山路上,记者看到11处大熊猫粪便,1处大熊猫抓痕,1串大熊猫留下的新鲜脚印。

  “咔嚓”一声,庞明建陷入齐腰深的雪里。他艰难地拔出脚来,下一脚又踏空。在雪地里挣扎着,反复跌倒又爬起。直到攀着树枝,踩上一块稍稍坚硬的冰雪,在树枝折断前转移重心,站稳,带领队伍继续往前走。

  3月9日,一支14人的巡护队伍从管护站向大熊猫国家公园雪山深处挺进。庞明建是队伍里的老成员。

  这是一次日常巡山,也承担着一项探查任务。他们需要对安装在雪山深处一核心区域的部分红外摄像机进行检查,并更换储存卡,读取其中的拍摄影像。红星新闻记者随队参与了这次巡山。

  巡护路并不好走。沿路覆盖着冰雪,有的积雪松散,厚度超过1米,缺乏经验的人走在上面,往往会一脚踏空,陷进雪里,或是从陡峭的山坡上滑落,直到被队友拉住,或是被树枝和藤蔓拦住。

  路边的竹子根系坚韧,成了人的“救命稻草”,抓着它们可以防止摔倒。但干燥的树枝容易折断,成为锋利的“匕首”。有些树枝带着尖刺,人无法借力。

  抵达目标区域后,庞建明和队员们查看摄像机影像。一只成年大熊猫出现在画面中,憨态可掬,一路晃着脑袋,摇着屁股。更重要的是,画面时间显示,它刚刚在半小时前从这里走过。

  ▲3月9日,一只大熊猫出现在核心区摄像机的画面中。半小时后,巡护员到达。

  实际上,这不是第一次捕捉到大熊猫身影。此前,该区域多台红外相机都曾拍摄到大熊猫的画面。就在当天,巡护员们在查看摄像机时,又一次发现了那些爱“作秀”的胖墩墩。

  比如,在一处摄像机画面里,一只大熊猫于2021年12月31日11时52分近距离出现在镜头前。胖乎乎的它满身冰雪,先嗅了嗅附近的树干,在一个雪堆上趴下,又在树皮上蹭起了痒痒、做记号。不一会,又踱着步子走向另一棵树,用同样的姿势在树皮上左蹭蹭、右蹭蹭。

  再比如,一只大熊猫连着被3台摄像机拍到。镜头前,它或在雪地里嬉戏,或慢吞吞地蹒跚而过。

  还有的大熊猫,在注意到摄像机后,突然停下脚步,好奇地打量眼前的镜头。而有的则显得较为“暴力”,一台位于大熊猫饮水区的相机就被咬坏了,巡护员只得重新安上新的设备。

  此次巡山,还有更多发现。在这段长约5.1公里的巡护路线串大熊猫留下的新鲜脚印。

  这些粪便呈梭形,浅褐色,较松散,大约有成年人手掌那么长,植物枝叶清晰可见。其中一处粪堆在茂密的竹丛里,直径足有一米左右。巡护员推测,这很可能是同一只大熊猫在此地长时间玩耍留下的。

  据媒体报道,近年,在大邑区域拍摄到的大熊猫身影逐年增多:2017年大邑县西岭镇大飞水电站,晚上该站视频监控拍摄到一只野生大熊猫,在大飞水电站前池活动;2018年3月,海拔1700米,一只亚成体大熊猫挂在高高的树上;2018年5月,海拔1400米,一只成体大熊猫跑进村民种的竹林偷竹笋

  大熊猫生活的核心区竹丛茂密,动植物种类丰富。这样的环境,适合大熊猫等动物生存,但并不适合人类涉足。外来人员如果没有当地向导帮助,很有可能难以通过狭窄、陡峭的小路,甚至遭遇生命危险。

  庞明建已在这片山林行走近30年。他是一名,从事森林防火,打击盗采。2021年,随着大熊猫国家公园的成立,他开始成为大熊猫国家公园大邑管护总站一个管理站的森林巡护员,重点负责大熊猫国家公园在西岭镇区域的巡防工作。

  他工作的管理站位于西岭镇,海拔约2200米。站内有包括庞明建在内的3名工作人员,年龄在40到50岁之间。海拔超过3200米的山地巡护线个小时才能通过,而庞明建只需要4个多小时就能走完。

  每次出发前,经验丰富的庞明建都会穿好雨鞋和防水裤,背上热水、糕点以及时补充热量。有时还需戴好护具,以防重伤。

  2021年,庞明建开始接手大熊猫国家公园核心区巡护工作。他曾背着干粮、生活用具、睡袋等装备,和队友一起在山里待了20多天。

  巡山工作艰苦、费力,但庞明建热爱大山。“在这里可以看到壮丽的风光,有自由的感觉。”庞明建说。

  去年9月,他在核心区内安装相机时,曾遇到20多头羚牛。庞明建和队友们找到大树站好,如果羚牛发动攻击,就爬上树干。好在最后,人与牛都相安无事。

  他还曾目睹过金丝猴群,捡到过羚牛落下的角,也在山路上收缴过铁丝圈、兽夹等非法捕猎器具。

  多年来,庞明建明显感觉到,曾经的保护区,如今的大熊猫国家公园,环境变好了,大熊猫变多了,当地居民也会主动配合环境保护工作。据他推测,其工作片区大熊猫数量,可能已经增加到了数十只。

  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重点改革任务,是我国生态文明制度建设的重要内容。2017年9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

  国家公园,是指由国家批准设立并主导管理,边界清晰,以保护具有国家代表性的大面积自然生态系统为主要目的,实现自然资源科学保护和合理利用的特定陆地或海洋区域。同时提供与其环境和文化相容的精神的、科学的、教育的、休闲的和游憩的机会。目前,全世界已有100多个国家实行国家公园制度。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数据,2006年全世界满足其标准的国家公园一共有6555家。

  大熊猫国家公园于2021年正式成立,位于中国西部地区,由四川省岷山片区、四川省邛崃山-大相岭片区、陕西省秦岭片区、甘肃省白水江片区组成,总面积约为2.2万平方千米。

  据大熊猫国家公园成都管理分局法规部工作人员介绍,国家公园与保护区最大的区别之一,就是形成了边发展边建设的理念。将环境保护、生态建设与经济发展、乡村振兴结合起来,调动当地原住民积极参与到保护工作中来。此外,国家公园扩大了保护的范围,将原本独立的保护区连接起来,有利于种群之间的基因交流,更利于物种繁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