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钢质防火门

共同关注]将谎言进行到底

发布日期:2022-05-14 06:59   来源:未知   阅读:

  撒谎历来被人们所不齿,尤其是现在越来越讲究诚信的年代,就更是如此。然而,前不久,在山西长治,34岁的赵云亮对自己的父亲撒了一个弥天大谎,知道的人不但没有说他什么,反而还一起帮他圆这个谎,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2007年8月17日,山西长治人赵贵金在儿子赵云亮的陪同下来到北京,住进了北京武警总医院,准备接受手术。由于被告知自己得的是胆管阻塞,不过是个小毛病,而即将进行的手术也只是一个小手术,所以赵贵金的精神状态非常好,有说有笑。父亲无忧无虑,可一旁的儿子赵云亮却是另外一种心境,因为他清楚地知道,父亲得的并不是胆管阻塞这样的小毛病,即将进行的手术更不是一个简单的手术。

  武警总医院移植科主任沈中阳:就是说他这次不做手术,就是过有两三个月以后,他就恐怕连做手术的机会都没有了。

  赵云亮是在2007年7月6日得知父亲赵贵金的病情的。那天上午,父亲感到身体不适,于是就到离家不远的长治市和平医院做了一次身体检查,下午,当他到医院去拿检查结果时,医生告诉他,病人很有可能得的是肝癌。

  接下来,医生所说的话更让赵云亮感到害怕,医生告诉他,如果不抓紧时间治疗,病人最多也就还能再活两个来月。父亲得了肝癌,对于赵云亮来说,也不算太意外,因为在亲属当中,有三个人都是死于肝癌。

  虽然认为这一检查结果十有八九是正确的,但是赵云亮还是不死心,他决定带父亲到北京的大医院再做一次身体检查。赵云亮与医生商定,告诉父亲时,就说他得的是胆管阻塞,不是什么大毛病,不过,要到北京去做一个小手术。

  赵云亮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担心父亲一旦知道了自己的真实病情,肯定不会接受治疗。

  在医生的配合下,赵云亮连哄带骗地把父亲从长治带到北京,并走进了治疗肝病比较有名的北京武警总医院。

  北京武警总医院的检查结果与长治市和平医院的检查结果完全一致,那就是病人得的是肝癌,最多还能再活两个来月。

  医生告诉赵云亮,目前,挽救病人生命的唯一办法就是进行肝脏移植手术。医生的话使绝望之中的赵云亮看到了一丝希望,但是短短两个月来月,他到哪里去寻找合适的肝源呢?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赵贵金的病情开始逐步恶化。面对躺在病床上毫不知情的父亲,赵云亮心如刀割,在多方寻找而实在无法找到合适肝源的情况下,为了挽救父亲的生命,他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自己捐肝给父亲。

  赵云亮的决定遭到了弟弟赵丽拴的强烈反对。赵丽拴是在得知父亲赵贵金确诊肝癌之后赶到北京的,他觉得如果要给父亲捐肝,他比哥哥赵云亮更合适。

  赵家一共兄弟三人,老大赵云飞,老二赵云亮,老三赵丽拴。老大赵云飞几年前因车祸去世,留下一双儿女。大哥去世后,大嫂很快就改嫁了,于是,赵云亮主动承担起抚养侄子侄女的重任。由于与父母共同生活,加之自身也有两个孩子,所以赵云亮一家共计八口之多,而赵云亮无疑是这个大家庭的顶梁柱。正因为如此,所以赵云?才主张由自己为父亲捐肝。对于弟弟的主张,赵云亮同样表示反对,争执不下,兄弟俩最终决定一起去为父亲做配型,谁能配型成功,谁就为父亲捐肝。经过配型,赵云亮成为给父亲捐肝的最佳人选。

  弟弟:医生化验血型,经过化验什么抗体之类的,只能让我哥哥给我父亲移植,我也是挺难受的。

  医生告诉赵云亮,他为父亲捐肝,将要切掉他的肝脏的60%。失去60%的肝脏会不会对自己今后的生活产生影响?如果在捐肝的过程中出现意外,自己的家庭又该怎么办?一连串的现实问题摆在赵云亮的面前,然而,他不愿为此多想,因为他觉得没有什么能比挽救自己父亲的生命更重要。面对即将进行的肝脏移植手术,赵云亮感到,最重要的是怎样继续瞒住父亲,使父亲最终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接受手术,而一旦父亲知道了真相,自己又该如何应对呢?

  赵云亮:当时我爸爸还问,医生,我们为什么要住移植科?过来说是移植肝了,我就跟他说了,我说是胆管阻塞,意思是你得切除胆管,动肝。因为胆管在肝上长的,你动肝,当时他也相信了。

  后来,北京电视台听说赵云亮瞒着父亲为父捐肝,派记者前来采访,这也使赵贵金心生疑虑。

  赵云亮:我说大医院挺正常的,也是留做治疗吧。他想也是,在做手术以前,在我们那边的医院,做一个手术的过程,里边也有摄象头。等我们出院的时候,他会送给你,就说以后万一什么病情发作的话,整体的一个过程都在里边呢。这边的医院是大医院。他也相信了。

  为了帮助赵云亮保守秘密,医院告知每一位工作人员,对于病人的真实病情,一定要守口如瓶。另外,在赵云亮的入院、护理等环节,医院都给予了他很多特殊的照顾。

  赵云亮知道,父亲是个聪明人,要想长时间地瞒住他,就必须把所有的事情考虑周全,做到滴水不漏。然而,这么大的一个医院,人多嘴杂,要想不出一丝纰漏,谈何容易呢?

  2007年9月1日是进行肝脏移植手术的日子。根据医院安排,赵云亮将在上午9点进入手术室,而其父赵贵金将在大约四个小时后进入手术室。为了不引起父亲的怀疑,上午8点半左右,赵云亮来到父亲的病房。

  上午9点,赵云亮进入手术室。就在这个时候,正在进行术前准备的赵贵金,突然提出要见儿子赵云亮。

  为了不让父亲在最后的时刻发现真相,赵丽拴和同样从长治赶来的妹妹赵云霞,通过监控室的电话再三安抚父亲。

  下午1点,赵贵金被推进了手术室,而在隔壁的一间手术室里,医生正在为赵云亮做切割肝脏的最后准备。

  经过9个多小时的手术,医生成功地将赵云亮的部分肝脏切下。就在赵云亮这边的手术进入最后收尾时,父亲赵贵金那边的手术却出现了问题。

  由于赵贵金的肝脏血管多处发生变异,而无法与已经切下的儿子赵云亮的肝脏血管对接,所以赵贵金这边的手术陷入了停滞。

  按照医生的说法,通常情况下,他们将放弃已有供体,而选择新的供体,也就是说,不再由赵云亮来为父亲赵贵金提供肝脏,而选择新的肝源。然而,除了赵云亮,又到哪里去找合适的肝源呢?情况紧急,在此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医院最终决定,继续手术。

  手术一直进行到9月2日下午两点才结束。从9月1日上午9点赵云亮进入手术室,至此,整个肝脏移植手术一共进行了29个小时,所有的困难最终全部被克服,手术圆满成功。

  为了继续帮助赵云亮保守秘密,在将近500平方米的重症监护室里,医护人员特意将父子俩分别安排在彼此距离最远的对角位置的病床上。

  赵云亮非常想看看父亲,但是他又怕已经恢复知觉的父亲会看到他,于是,他只好等父亲睡着了,才让护士把他偷偷地推过去。

  赵云亮为父亲捐肝,不但瞒着父亲赵贵金,而且也没有告诉妻子赵丽荣,他怕妻子为自己担心。

  手术的第二天,赵云亮的妻子赵丽荣终于知道了丈夫为父亲捐肝一事,她当即从山西长治赶到北京。

  赵丽荣说,她是听朋友说,电视里播放了丈夫为父亲捐肝的节目之后才知道这一切的,之前,丈夫几次往家里打电话,都没有透露一点儿消息,每次都说北京这边一切很好,让她放心。

  在家人的精心护理下,这个时候,虽然赵云亮的身体还极度虚弱,但是已经能够下地走动,不过,时间不能太长。得知术后恢复良好的父亲马上就要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到普通病房,为了继续瞒住父亲,赵云亮坚持要去接父亲。

  为了保存体力,赵云亮和家人商量好,先让家人用轮椅把自己推到重症监护室的门口,等到父亲要出来的时候,再把轮椅撤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