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大牧人股份IPO:上市前分红3亿元与第一大股东深度绑定

发布日期:2022-05-14 06:55   来源:未知   阅读:

  第十八届发审委2022年第54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显示,在历经长达4年的上市辅导期、期间三次“改道”换板后,青岛大牧人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牧人股份”)首发获通过。

  公开资料显示,大牧人股份成立于2005年,自成立以来一直专注于畜禽养殖机械设备的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和安装。本次在深交所主板上市,大牧人股份拟发行新股50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25%;拟募资资金14.40亿元,用于胶州制造中心二期建设项目、年产36万台/套风机及自动化禽类饲养料线等设备生产线扩建改造项目、欧洲研发中心二期建设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由招商证券保荐。

  然而,本网记者注意到,大牧人股权过于分散,长时间以来处于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的状态,对大股东山东六和及其背后的新希望集团过度依赖,独立经营能力存疑;而在业绩方面,大牧人股份近年来业绩增速下滑,在现金流量不足、流动负债增加的情况下,大手笔买入理财产品,且在上市前一个月突击分红3亿元,其合理性存疑,持续经营能力待考。

  据证监会青岛证监局披露,大牧人股份于2017年1月26日向青岛证监局报送了辅导备案登记材料;在2017年第三季度披露的辅导报告中,大牧人股份公布拟上市板为中小板;在2020年第一季度披露的辅导报告中,大牧人股份将拟上市板变更为创业板;直至其2021年6月7日披露辅导工作总结报告,其拟上市板仍未见变化;2021年6月28日,大牧人股份再次“改道”向深交所主板递交上市申请材料并获受理;2022年5月12日,大牧人股份迎来深交所主板首发上会。

  企业的上市辅导周期一般持续3-12个月,而大牧人的辅导期却长达4年之久,期间三度改板上市,甚至一度在申报上市前夕临时“改道”,原因为何?大牧人股份向本网记者表示,“创业板注册制改革推行两年来,排队企业逐步增多,为提高审核效率,且公司盈利能力较强,遂将拟上市板由创业板转回至主板。”

  那大牧人股份的盈利能力是否如其所说?本网记者注意到,在备战IPO的四年时间里,大牧人股份的业绩表现和财务质地似乎并未有明显提升。

  据招股书披露,2018-2021年上半年,大牧人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84亿元、17.19亿元、24.11亿元、14.77亿元,2019年和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58.56%、40.31%;同期大牧人股份分别实现净利润1.52亿元、2.55亿元、2.73亿元、1.91亿元,2019年和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67.14%、7.10%;报告期内,大牧人股份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2.67%、32.39%、26.01%、26.71%。报告期内,大牧人股份的盈利能力下降。

  关于盈利能力下滑的原因,大牧人股份对本网记者表示,自2020年1月1日起,公司执行新收入准则,将运输费作为合同履约成本,计入营业成本或存货核算,而2019年按照原会计政策计入销售费用的运输费明细核算。若保持口径的一致,剔除新收入准则对运输费用调整的影响后,报告期内主营业务毛利率基本平稳。

  另外,据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大牧人股份还存在在现金流量不足、流动负债增加的情况下,大笔分红、大笔买入理财产品的行为。招股书显示,2018-2021年,大牧人股份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分别为-3739.36万元、1828.60万元、9801.61万元、-1.18亿元,流动负债分别为9.15亿元、15.90亿元、27.99亿元、26.58亿元,资产负债率(合并)分别为62.18%、67.63%、76.40%、77.81%,偿债压力较大。

  与此同时,大牧人股份开始进行大额分红并大笔买入理财产品。招股书显示,大牧人股份分别于2018年1月28日、2019年1月18日、2020年7月8日、2021年5月20日分红4000万元、5000万元、2亿元、3亿元,累计分红5.9亿元,占报告期内净利润总额的67.74%。另外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上半年,大牧人股份还分别将3.11亿元、7.69亿元、9.64亿元用于购买理财产品。

  在现金流尚不充裕、偿债压力较大的情况下,大牧人股份将大笔资金用于分红及购买理财产品是否合理?在申报上市前一个月大牧人股份突击分红3亿元的目的何在?

  对此,大牧人股份在回复函中称,“报告期内公司盈利能力、现金流状况良好,公司现金分红符合发行人现行有效的《公司章程》关于股利分配政策规定,利润分配具有连续性及稳定性,不存在发行前突击分红的情形,不存在利益输送的情形。”

  据招股书披露,大牧人股份无控股股东,且无实际控制人。目前大牧人有5位股东,新希望集团旗下的山东新希望六和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六和”)、武汉科谷技术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科谷”)、佳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峰投资”)均持有公司25.875%的股份,同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员工持股平台和峰源、田园牧歌合计持有公司22.375%的股份。

  大牧人股份与其第一大股东之一的山东六和及背后的新希望集团关联甚深。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大牧人股份与新希望集团旗下超150家企业存在关联交易,2018-2021年上半年,大牧人股份对新希望股份及其子公司出售商品和提供劳务的关联交易金额分别为4348.02万元、2.81亿元、4.97亿元、4.23亿元,占当期关联交易的比例分别为64.22%、94.73%、98.55%、97.24%,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01%、16.34%、20.59%、28.61%。

  同时,新希望股份还是大牧人股份应收账款第一大客户,截至报告期期末,大牧人股份对新希望股份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8191.47万元,占比53.28%。

  另外,报告期内,在大牧人股份披露的前五大客户中,除新希望股份始终位列其中外,其余四大客户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较小且均在次年即退出大牧人股份前五客户名单,大牧人股份对第一大客户新希望股份业绩依赖度较高。大牧人股份解释称,公司客户主要为养殖企业,客户基于自身对于养殖行业市场发展前景的判断,根据其经营计划、资金实力等因素制定不同的固定资产投资规划,因此其采购设备进度具有一定的阶段性,除少数大型养殖集团外,连续多年大规模采购的情形较少。

  据新希望股份近期披露的财报,2021年新希望股份实现归母净利润-95.91亿元,同比下滑293.98%;2022年一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28.79亿元,同比下滑2204.50%,业绩严重滑坡。而大牧人股份对新希望股份业绩依赖度较高,新希望股份的业绩滑坡或将影响大牧人股份在2021年和2022年一季度的业绩表现。

  不过,大牧人股份在回复函中表示,除新希望股份外,公司主要客户还包括正邦科技、温氏股份、唐人神、双胞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东瑞股份等国内知名生猪养殖集团,新希望股份仅为其主要客户之一,新希望股份业绩下滑不会对公司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另外,招股书显示,大牧人股份还与新希望集团旗下的淄博汇德、青岛新牧、淄博新牧、兴源环保及新至汇德等5家企业从事相似业务,其中淄博汇德、淄博新牧为山东六和控制。

  尽管,山东六和已出具避免同业竞争的承诺,承诺与其控制的企业中涉及从事与大牧人股份及其子公司主营业务相同或相似业务或活动的,将不对外销售任何相关产品或提供任何相关服务(“对外销售”指“向新希望集团有限公司及其直接或间接控制的企业以外的其他企业销售”)。但仅由山东六和出具避免同业竞争的承诺未必能够避免大牧人与新希望集团控制的所有相关企业的竞争。

  大牧人股份在回复函中坦言,淄博汇德、青岛新牧、淄博新牧、兴源环保及新至汇德开展相关业务主要为满足新希望内部需求,公司与上述企业存在重叠客户,主要为新希望内部企业。

  据招股书披露,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大牧人拥有2家全资子公司,分别为青岛大牧人畜牧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牧人畜牧”)和大牧人机械(胶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牧人胶州”)。

  招股书显示,2020年大牧人畜牧的营业收入为818.94万元,净利润为260.10万元;大牧人胶州的营业收入为2.71亿元,净利润为-3049.20万元。2021年大牧人畜牧无营业收入,净利润为-12.18万元;大牧人胶州的营业收入为4.76亿元,净利润为-1141.73万元。近两年来,大牧人股份旗下的两家子公司持续亏损,且大牧人畜牧在2021年上半年没有产生营业收入。

  同时,招股书显示,大牧人畜牧成立于2014年8月26日,大牧人胶州成立于2017年2月21日。但据企查查披露,大牧人畜牧在2016-2021年的参保人数分别为4人、5人、2人、108人、38人、1人;大牧人胶州在2017-2021年的参保人数分别为0人、0人、37人、475人、567人。大牧人畜牧及大牧人胶州是否按规定为员工缴纳社保?近年来两家子公司参保人数为何变动幅度如此之大?

  在回复函中,大牧人股份并未直接回复本网记者的质疑,而是表示“公司根据自身战略安排等调整各子公司的经营计划,整体经营状况良好。同时,公司会根据整体生产安排随时调整各子公司在册员工人数,并根据相关规定及时、足额为员工缴纳社保。”

  大牧人股份在招股书中表示,除大牧人畜牧和大牧人胶州外,并无其他控股子公司、参股公司及合营公司。但据企查查显示,由罗先娣担任法人并于2015年成立的高密市格瑞生态农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瑞生态”)与大牧人股份、大牧人畜牧、和峰源的联系电话相同。那么,格瑞生态与大牧人股份是否存在关联关系?若没有的话,为何联系电话与大牧人股份及其相关的2家企业相同?

  对此大牧人股份在回复函中解释称,高密格瑞曾为公司子公司,设立于2015年,其设立时由公司委派人员完成公司注册等事务性工作。2018年,公司出售高密格瑞100%股权,受让方在接手后并未对工商信息系统中留存的电话进行修改,属正常情况。

  另外,据企查查披露,大牧人股份共涉及77起诉讼纠纷,其中买卖合同纠纷29起、财产保全纠纷10起、承揽合同纠纷9起、劳动争议纠纷6起。同时,招股书显示,2018-2021年上半年,大牧人股份的赔偿款、违约金支出分别为345.02万元、39.65万元、128.37万元、0.80万元,占营业外支出的比例分别为93.65%、49.14%、90.10%、6.28%。那么,大牧人股份营业外支出中赔偿款和违约金支付的原因是什么?是否与其所涉及的诉讼纠纷有关?

  对此,大牧人股份仅在回复函中表示,“公司营业外支出中涉及少量赔偿款及违约金,但所涉金额较小,对公司不构成重大不利影响。”关于营业外支出中赔偿款和违约金支付的原因,大牧人股份并未透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