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钢质防火门

研究过“查重”这门生意后他起诉了知网

发布日期:2022-05-11 08:20   来源:未知   阅读:

  网友质疑知网涉嫌垄断的声音不绝于耳,一个月前立案的“知网反垄断第一案”,因此重新回到大众视野。

  该案的起诉人是浙江理工大学法政学院特聘副教授郭兵,起因是其在知网“查重”受阻。2021年12月,郭兵正式起诉知网,认为知网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损害了其合法权益。主要包括“没有正当理由就拒绝向个人用户开放学术不端检测系统服务、通过明显不合理的合同条款限定单位人员使用学术不端检测系统服务等”。3月,该案正式被受理。

  无独有偶,郭兵遇到了和他一样“查重”受阻的学生。几个月以来,郭兵没有放弃过和知网抗衡,他希望更多学者、学生都能顺畅地使用知网“查重”。在他看来,这不再是某个人的利益问题,已上升到整个学术界的公共利益。

  4月21日,银柿财经记者联系到了郭兵,试图了解“知网反垄断第一案”的进展与困难。

  时针拨回到2021年10月18日。当天,郭兵收到江苏省人民检察院第七检察部发来的短信通知,其投稿的公益诉讼主题论文已通过初评,接下来需要提供论文的“查重”报告。

  随后,郭兵便想着在知网上使用学术不端检测系统服务(即“查重”服务)。然而,郭兵从他所在的学院、学校图书馆等部门得知,知网并不对个人用户开放,学生只有每年毕业论文提交时,教务处才向各个学院定额开放知网“查重”服务,教师则只能通过学校图书馆并缴纳一定费用后,才能在知网“查重”。

  正如知网官网于2021年6月发布的公告所言:“鉴于学术不端检测的严肃性,知网学术不端检测系统一直仅向机构提供服务,且仅限于检测本单位文献。”同年12月,知网公众号“CNKI知网”发布《学术不端文献检测系统公告》表示,“知网从不向任何个人销售学术不端检测服务,网络上销售的知网的学术不端检测系统均是通过非法或者侵权手段获得的。”

  在知网“查重”受阻之后,郭兵转而向学生取经,问他们如何做论文“查重”。结果,学生们发来的链接五花八门,正规、不正规的网站都有。

  4月21日,记者在淘宝上搜索关键词“知网查重”,依然能搜出许多打着“中国知网”名号的“查重”产品。随机点开名为“学术教育服务机构”店铺,卖家声称“我们的查重来源都是高校名额”,“付款后自动发单号和检测网址,操作很简单,验证不了可以退款”。

  对于这些“查重”渠道,当时的郭兵心怀疑虑,哪怕是把论文交给学校的图书馆工作人员代查,也很难做到百分之百放心。“花了好几年才研究出来的原创论文,万一内容泄露,也许会带来很不利的后果。”郭兵坦言,“一旦有差池,代价太大了。”

  当然,也可以选择维普数据库等正规平台“查重”。但按照知网发布的信息,知网仍是行业内最大的平台,高校覆盖率是100%,论文覆盖率是90%以上。因此,在不同平台上“查重”会出现显示结果不一致的情况,而学校和期刊往往以知网的查询结果为准。

  “其他平台的‘查重率’不那么权威,知网‘查重’就显示出不可替代性,大家就会铤而走险,即便走灰色地带也要想办法在知网‘查重’。”郭兵意识到,论文“查重”事关每位学生的毕业,这不再是某个人的利益问题,甚至上升到整个学术界的公共利益。

  经历知网“查重”事件后,郭兵开始质疑知网限制“查重”交易对象的合理性。他并不认为“委托学校图书馆人员代查,要比个人自行‘查重’更符合知网推崇的‘严肃性’”。

  于是,郭兵开启了他的维权行动。2021年10月21日,他拉了个微信群,群名为“中国知网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当时的群成员有9人,主要是浙江理工大学互联网法律援助中心的部分成员。郭兵在群里号召:“这个案件不仅是对我的维权,而且对大家以后能够畅通使用中国知网,也能起到间接维权效果。”

  经过两个月的准备,同年12月,郭兵通过浙江移动微法院正式提交了起诉知网“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材料。他认为:中国知网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主要包括没有正当理由就拒绝向个人用户开放学术不端检测系统服务、通过明显不合理的合同条款限定单位人员使用学术不端检测系统服务等,损害了其合法权益。

  证明“被告在知识内容与服务(文献信息服务)领域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时,郭兵提交了中国知网“关于我们”(CNKI工程)界面的文字表述、《同方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年度报告》等证据;

  证明“被告滥用其市场支配地位,损害原告的合法权益”时,郭兵提交了论文复制检测报告单截图、与学校图书馆工作人员协商“代查”的微信聊天记录及转账记录等证据。

  在诉前调解阶段,法院安排了一名调解员跟双方对接。调解员跟郭兵联系时,询问其调解的底线是什么?

  “只要知网能对个人用户开放‘查重’权限,我就可以撤诉。”郭兵如是说,然而,当调解员把诉求反馈给知网后,知网并没有同意该诉求,双方都不作妥协的情况下,诉前调解失败。

  没有撤诉,案件继续进行。2022年3月21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此案。用郭兵的话说——这是一起因“公益诉讼”而开展的公益性诉讼。

  记者了解到,郭兵的另一个身份是“国内人脸识别第一案”主诉人。2019年,他因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年卡由指纹识别“强制”升级为“刷脸”入园,将动物世界诉至法院;2020年,他还推动小区人脸识别纳入物业管理的法定条例。

  即便如此,作为法律专业人士,起诉知网,郭兵还是感觉到难度更大。“之前是在有法律依据相对充分的情况下提起诉讼,这次主要法律依据是《反垄断法》,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方面会有适用上的难题,存在较大争议。”郭兵告诉记者。

  截至发稿时,银柿财经记者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发现,目前还没有关于知网涉嫌垄断而被起诉并判决的案件。此外,从公开披露的相关信息,也没有发现知网涉嫌垄断的诉讼案件。此外,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也曾多次对此问题表态“正在核实研究”。

  而谈起对“知网反垄断第一案”胜诉有多少把握时,郭兵直言目前没办法给肯定答复,也说不上何时能结束。

  “平台的反垄断问题,往往是多学科交叉的问题。”郭兵补充说明,在市场支配地位的认定上,就不仅涉及到法学单个学科,还涉及经济学、计算机科学、管理学等,还需要订购知网服务的全国各大高校参与数据统计。“同时,考虑到泄露商业机密、或是损害既得利益,少有主体愿意站出来。”

  虽困难重重,但并非无解。现在,和郭兵一起为此案努力的,不仅有学生,还有法律专业人士。郭兵打算先从杭州做起,尝试发起辖区内高校问卷调查;呼吁全国各大高校使用知网的情况统计;希望公益诉讼部门能够提供诉讼支持,等等。

  “我对此案满怀信心,并且不会轻言放弃。”郭兵坦言,希望通过把问题摊到阳光下,让更多高校关注并意识到,无论是选择当维权者,还是支持者,都需要先勇敢站出来。